援鄂护士抢救无效不幸逝世 医院:妥善处理善后事宜


斯佩兰萨还表示,他已经发布了一份简报,概述了政府计划应对紧急状态“第二阶段”的五项原则。他说,在此阶段,人们依然必须保持社会距离,广泛使用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,同时加强地方卫生系统,以便更快、更有效地治疗疑似病例。

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,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,其实并不准确。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,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,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,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。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“忠心”的代价,太大了。

她的这番言论也获得了大量的点赞。一名非裔美国人就在评论中表示,她也对杨安泽的文章感到不满,并表示她受够了那种“要让白人对自己满意”的思维模式。

(截图来自NBC新闻网的报道)

另一位非裔美国人也留言说,杨安泽应该意识到他的那套“向白人证明自己是美国人”的想法,已经被所有被白人视为“不美国”的少数族群试过了。

那么,武汉的这一确诊病例,是否意味着这个社区里仍然有传染源呢?给我们眼下的疫情防控提了什么醒?我们来听听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的解读。近日,已经退出美国总统竞选的美籍华人杨安泽,在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上撰写了一篇奇怪的文章,称在新冠疫情之下,他发现有被路人在用异样的、带有指责性的眼神看自己,于是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“有些羞耻”。

可当美国的疫情纸包不住火了,彻底暴发之后,美国政府和总统特朗普立刻改口,将他们的失职立刻都怪给了中国,更一度将新冠病毒说成是“中国病毒”。这种夸张的翻脸幅度甚至让美国媒体都觉得讽刺和荒诞。

不过,他的这个观点却很快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,有不少亚裔人士都在抨击他这种认为亚裔“应该证明自己‘很美国’,才能避免被歧视”的言论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、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,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,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"这就是流感",“很快就会消失"。

(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原文)